首页 > 财经 > 正文

工业大麻概念助推大股东“解套” 恒天海龙易主暗流涌动

2019年03月2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望  

“公司跟该单位没有关系,也不是工业大麻概念。”恒天海龙工作人员称,但无论是证券行情软件还是相关网站,目前皆将恒天海龙归类于工业大麻概念股。

恒天海龙(000677.SZ)股价莫名其妙上涨了。

截至3月27日?#24352;蹋?#27492;前并不显山露水的恒天海龙,已经连续收获了5个涨停板。

对此,恒天海龙的股价异动公告称,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及处于筹划阶段的重大事项。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发现,无论是证券行情软件还是相关网站,目前皆将恒天海龙归类于工业大麻概念股,理由就是该公司是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经济作物研究所大麻研究?#34892;?#39640;值特种生物资源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的组织单位。

“公司跟该单位没有关系,也不是工业大麻概念。”对于上述所谓涉及工业大麻的问题,恒天海龙工作人员3月27日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股价涨停的原因我们也不清楚。”

而恒天海龙股价上涨虽然使其控股股东兴乐集团成功实现了“解套?#20445;?#20294;恒天海龙依旧存在实际控制权易主的隐忧。

规避逾20亿还款期限

从公告数量?#25512;德世?#30475;,上市超过22年的恒天海龙,是一家相对平静的上市公司。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自2018年以来至今,恒天海龙只有20个工作日有发布公告,且披露的信息大部分是定期报告及其业绩预告。

但多数时间保持沉默的恒天海龙,却是暗流涌动。

据公告,因上海聚品融?#39318;?#36161;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聚品)与恒天海龙控股股东兴乐集团借款纠纷,辽宁省高级法院已于2018年11月26日?#36335;?#27665;事判决书,裁定被告兴乐集团10日内向原告上海聚品偿还欠款20.398亿元及相关利息和逾期违约金,同时裁定兴乐集团向上海聚?#20998;?#20184;律师费50万元和保全费217.07万元。

不过,兴乐集团随后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改判驳回上海聚品要求支付的律师费50万元和保全费217.07万元的诉讼请求。

“兴乐集团上诉最高法,就是针对50万元律师费和217.07万元保全费的费用,兴乐集团对欠款的判决没有异议,已经承认了,但到现在还没有还钱。”前述恒天海龙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但兴乐集团?#21496;?#34987;认为是在规避巨额欠债的还款期限。

“很多人都采取这种办法,就是找一个理由,利用法律规定来拖延时间,这是一种策略。” 江?#25214;没?#24459;师事务所律师韩友维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上诉的话,前面的判决就不生效,虽然判决的大部分都认了,但上诉了,整个判决都不生效,?#23478;?#37325;新审理,要等新的判决生效?#38498;?#25165;可以执行。”

截至目前,兴乐集团上诉后还没有下文。

但不管怎样,兴乐集团超过20亿元的欠款已是不堪重负。

公开资料显示,兴乐集团持有占恒天海龙23.15%的2亿股,但其所持股份长期被悉数质押。2018年5月,因与上海聚品借款合同纠纷一案,辽宁省高级法院冻结了兴乐集团持有的2亿股,冻结期限为36个月。2018年9月,兴乐集团持有的2亿股又被浙江省温州市中级法院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也是3年。

而兴乐集团所持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此前并无征兆。

查阅公告可知,辽宁省高级法院在2018年4月24?#31449;?#21463;理了上海聚品与兴乐集团及其实控人虞文品等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但直到恒天海龙2018年5月30日披露兴乐集团所持股权遭冻结后,外界才知晓。而温州市中级法院对兴乐集团所持股权进行轮候冻结的时间为2018年9月20日,恒天海龙直到2018年10月13日才予以披露。

大股东多次抽身未果

通过上诉而拖延了还款期限的兴乐集团,却因不期而至的工业大麻概念行情实现了股权增值。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兴乐集团系中途入主恒天海龙,其当年接盘的价格折合每股为5.19元,但2017年5月以来,恒天海龙的股价一直低于这个价格,直至如今依靠?#26377;?#20044;有的工业大麻概念才实现从浮亏转为浮盈。

历史公告表明,2015年5月,兴乐集团以总价10.38亿元接盘央企中国恒天集团所持的恒天海龙2亿股,从而接替中国恒天集团成为控股股东。

但兴乐集团的自身资金并不充足,当时的公告显示,其接盘的逾10亿元中的30%来源于自有资金,另外70%则需通过银行借贷等方式筹集。

彼时,兴乐集团还?#20449;擔?#36866;时启动将其电线电缆相关主业资产?#25512;?#19979;其他优?#39318;?#20135;注入恒天海龙,以增强上市公司的持续发展能力。但时至今日,该?#20449;?#36824;是一纸空文。

而兴乐集团入主后就存在抽身?#25165;牛?#23601;在2015年11月,恒天海龙披露,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医疗设备企业大基康明全部或部分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重组后大基康明?#30446;?#32929;股东香港大基集团或将成为恒天海龙新?#30446;?#32929;股东。

此事无果而终后,2016年1月,恒天海龙又准备?#38498;?#35745;作价33.38亿元收购两家网游公司,并募集配套资金10.8亿元,同样不了了之。

兴乐集团也曾计划溢价转让所持股权实现超额收益。

2016年10月,兴乐集团与中弘股份(000979.SZ,已退市)控股股东中弘卓业签署协议,拟将所持恒天海龙2亿股作价21亿元转让给中弘卓业,折合每股价格10.5元,?#31995;?#26102;股价溢价约30%。但该转让协议最终却无法履行,而中弘卓业还将兴乐集团起诉至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

“兴乐集团与中弘卓业的纠纷已经解决了。”前述恒天海龙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除了中弘卓业,兴乐集团还曾另寻买家,但因转让价格等事宜无法达成一?#38706;?#32456;止股权转让。

兴乐集团入主恒天海龙后,与?#21496;?#31532;二大股东位置的中国恒天集团亦曾龃龉。

按照公告,恒天海龙2018年5月16?#31449;?#34892;的股东大会在表决其子公司博莱特与恒天纤维集团日常关联交易议案时,有2亿股?#35835;?#24323;权?#20445;?#23548;致该议案未获通过。而在此?#26263;?#33891;事会会议上,该议案除了中国恒天集团代表回避表决,获得全数通过。

“股东之间的事不好讲,这是一个正常的议案,只是大股东弃权了。”上述恒天海龙工作人员称,“公司董事席位总共9个,大股东是多数占3个,中国恒天集团1个,总部提名2个,另外3个是独董。”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湖北30选5中几个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