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博鳌热议单边主义破坏WTO 周小川:世贸组织改革需要诚意 也要有备选方案

2019年03月2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青亭  

从这个角度来说,周小川指出,“我们必须还需要有第二套、第三套计划。”周小川说,“如果世贸组织改革不是非常成功的话,我们还需要有一套其他的办法来支持自由贸易体系并且遏制住保护主义。”

“世界贸易组织(WTO)正在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没有别的更好的?#19990;?#25551;述它的状态了。”前世贸组织上诉机构首席法官詹姆斯·巴克斯把这场矛头的危机直指美国总统特朗普,称特朗普“正竭尽所能地摧毁WTO的法治”。

3月27日,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的第二天,一场聚焦WTO改革的分论坛火药味十足,几乎成了特朗普的批判会。7位演讲嘉宾或直言或暗示,纷纷批评特朗普上台以来对多边贸易体制造成的破坏。美国前商务部长古铁雷斯颇为担忧地问,“如果某个大国决定退出WTO,那么WTO还能运?#26032;穡俊?/p>

古铁雷斯称,在美国,总有些共和党人将国际条约视为对国家主权的威胁,无论是对WTO、巴黎协定、TPP,还是对北约,不信任国际组织已经成了一种“时髦”。巴克斯补充道,在美国?#36824;?#26159;共和?#24120;?#27665;主党也有这个问题。“实际上,加入一个国际条约意味着对主权的彰显而不是削弱。我对特朗普总统的观点完全无法苟同。”

菲律宾前总统阿罗约在论?#25104;?#35828;,WTO是在全球化的高峰时刻成立的,现在全球化已经进入第三个阶段。“过去,美国对于推动全球化态度积极,但现在却越来越保守,一直没有兑现多哈?#20449;怠!?#20294;她表示,“让我感到高?#35828;?#26159;,中国现在成为了WTO的主要推动者。”

对于推动WTO改革,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前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强调,各方对改革的意愿必须是真诚的。“如果一两个大的经济体还是坚持采用单边主义的做法,专注于签署很多的双边自贸协定,把它们作为未来贸易体系中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世贸组织改革就会遇到很多的挑战和困?#36873;!?/p>

从这个角度来说,周小川指出,“我们必须还需要有第二套、第三套计划。”周小川说,“如果世贸组织改革不是非常成功的话,我们还需要有一套其他的办法来支持自由贸易体系并且遏制住保护主义。”

WTO贸易争端解决机制面临停摆风险

“WTO正处于一场危机之中,最大的挑战就是它被边缘化了。” 中国WTO研究会会长崇泉指出,正是由于“某些国家”的所作所为,WTO的权威性受到?#29616;?#25439;害。他强调,现在最紧迫的问题就是重振争端解决机制。

自WTO多哈回合谈判陷入停滞以来,贸易争端解决机制就成为WTO最为权威且有效运转的部分,而上诉机构作为WTO贸易争端解决?#35449;?#26426;构,有着“WTO皇冠上的一颗?#39654;欏?#20043;称,重要性不言而?#40140;?/p>

WTO上诉机构通常由7位法官组成,但目前已降至最低数量的3位,对于有利益相关的案件已经无法处理,其中两?#22351;?#20219;期将于今年12月结束。WTO本应尽快完成法官人选的任命,然而,自2017年2月起,美国一直在否决其他成员立即启动上诉机构成员遴选程序的提议。

对于这一问题的严峻性,巴克斯解释道,到了12月,上诉机构的法官可能就?#30343;?#19968;位——这是一位来自中国的法官。但实际上,危机可能更早就会发生,因为很多法官正面临健康问题。“如果?#30343;?#19979;两名法官,那么就会限制到WTO成员上诉的权利。”

因此,巴斯克认为,与其说上诉机构现在需要改革,不如说它更需要更多的支持。“如果我们不增强上诉机构的权威性,有可能会助长特朗普的气焰。”为此,他呼吁,应该考?#21069;?#19978;诉机构的法官从七名增加到十名;要使他们都是全职而不是兼职;允许法官在第二个任期后继续连任。

特朗普曾多次公开批评WTO是“灾?#36873;薄ⅰ?#19968;向对美国?#36824;健保?#20182;的政府还宣称,WTO上诉机构的判决,特别是反对美国对抗外国?#36824;?#24179;贸易时使用征税之举,实属过度扩张。对于这些指控,巴克斯回应道,“为什么在WTO的164名成员中,只有一名成?#26412;?#24471;上诉机构的法官超过了权限?”他强调,也许上诉机构不完美,但它是在按照规则在权限?#27573;?#20869;工?#40140;?/p>

发展中成员特殊和差别待遇原则不容否定

在当天的讨论中,有关发展中成员特殊和差别待遇原则的问题引起了嘉宾的热烈讨论。阿罗约强调,在WTO改革进程中,必须意识到各个成员处于不同的历史发展阶?#21361;?#26377;不同的政治体制和产业结构,发展中成员特殊和差别待遇原则不容否定。“改革必须让所有国家?#20960;?#35273;公平,不论大国小国,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

1月15日,美国向世贸组织提交了一份分析文件,题为《一个无差别的世贸组织:自我认定的发展地位威胁体制相关性》,之后又据此提出一份总理事会决定草案,要求取消一大批发展中成员享受特殊和差别待遇的权利。

作为回应,2月15日,中国、印度、南非和委内瑞拉联合向世贸组织提交了《惠及发展中成员的特殊和差别待遇对于促进发展和确保包容的持续相关性》的分析文件。此后,又有6个发展中成员联署了该份文件。

对于这个问题,周小川在论?#25104;?#34920;示,多年来,中国一直保持着发展中国家的身份,不仅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也为整个发展中世界仗言,为促进发展中世界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20303;!?#25105;想我们在这一方面将会继续这么做下去。”

与此同?#20445;?#21608;小川也表示,在对WTO规则进行调整的过程中,可能会涉及发展中成员优惠待遇的问题。“我们可以根据具体的情况进行讨论,但是我们不能够忽视的就是,我们还需要帮助许多的低收入国家实现发展,让它们从全球贸易体系中受益。”

“特殊和差别待遇”是WTO的一个专门术语。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张向晨曾用4个“L?#22791;?#25324;其内容,即less,减让(减轻关税)?#27573;?#31364;一些;lower,减让幅度低一些;longer,减让时间长一些;later,减让开?#32426;?#19968;些。

“过去,发达国家给自己的农业提供了很多的支持,现在,发展中国家需要在农业上维护自己的利益。”印度工商会联合会秘书长迪利普·?#20449;?#20234;说道。张向晨曾经指出,“2016年美国的人均农业补贴分别是中国、巴?#40140;?#21360;度的70、176和267倍,因此正像联合国贸发会议专家说的,在经济实力不?#38477;?#30340;成员间简单地实行对等市场开放就是一?#21046;?#35270;。”

崇泉坦言,有关发展中成员优惠待遇问题,在WTO改革中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议题。对于美国提出的所谓制定发展中国家“毕业?#20445;?#21319;级为发达国家而不再享受发展中国家待遇)标准的做法,他认为,这会给WTO改革的谈判带来巨大困?#36873;#?#32534;辑:辛灵,如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湖北30选5中几个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