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广东人才磁吸效应增强 深圳、东莞2018年人才落户共超40万

2019年03月2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振,黄婷  

除落户人才外,教育扩容也成为广东人才“磁吸效应”增强的重要表现。据广东省教育厅就业指导中心调查,预计全国将有超过80万高校毕业生在粤求职就业。

人才落户与就业去向,正日趋成为观察区域创新活力的风向标。

3月27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从广东省统计局及《2019广东统计概要》获得的数据发现,在广东省2018年新增177万常住人口中,珠三角九市常住人口增长就合计150.45万,占了广东全省新增数据的85%。其中,深圳、东莞、中山、珠海等城市的人才落户数据表现抢眼,仅深圳与东莞两市人才落户就总共超过了40万人。

而从广东省教育厅就业指导中心发布的数据也可以看出,2018年广东省高校毕业生预计有57.14万人,比2017年增加了1.15万人,预计全国将有超过80万高校毕业生在粤求职就业。

在受访专家看来,随着人才落户政策放宽、城市竞争力?#20013;?#22686;强等诸多因素下,广东的人才磁吸效应确实已经开始增强,人才流入的比例也在?#20013;?#36208;高。但从长远看,随着国家逐渐放宽落户限制、各城市纷推人才奖补政策,广东还是要靠经济发展后劲留住人才。

人才磁吸效应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作为珠三角九市中新增常住人口最多的城?#26657;?#28145;圳2018年新增49.83万人,但在常住人口增长背后,深圳的人口结构正在发生变化。

来自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深圳应届大学生和各类人才落户达28.5万,占比近六成。其中,应届毕业生10.8万人,同比增长7%,连续5年创新高;新引进留学人员2.1万人,呈?#27605;?#19978;升趋势,目前已累计超12万人。

在高层次人才方面,深圳2018年更是新增2547人,截至目前,深圳已拥有全职院士41人,累计认定高层次人才12480人。

同处新增常住人口第一梯队的广州,在近三年户籍迁入人口都增长明显,2016年户籍迁入人口11.87万人,2017年年末18.06万人,到2018年末迁入人口数量更扩大到22.81万人。其中,人才落户占了较大比重。

作为新增常住人口第二梯队的东莞,也在人才落户方面取得了不错成绩。从东莞人社局提供的数据看,东莞近年来在人口数量增加的同时,其人口质量与人口结构也出现了明显变化:据最新统计显示,目前东莞全市人才总?#30475;?73万,高层次人才11.5万,近五年年均增长率分别为7.8%、20%。

2018年是东莞人才加速集聚的一年。2018年,东莞人才入户资格(含随迁)的人数超15.2万人,接近此前5年的2倍。

在高层次人才和团队引进上,东莞实现了双聘院士10名、广东省特殊支持计划入选者16名、省市创新创业领军人才91名、市特色人才317名、省市创新科研团队74个的成绩,其省创新科研团队数量排广东省地级市第一。

而珠江西岸城市中山,虽然新增人才落户仅有3万多人(含随迁入户),但其占全市入户总量的50%以上,其中,新增高认定高层次人才641人,创历史新高。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师胡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除落户人才外,教育扩容也成为广东人才“磁吸效应”增强的重要表现。

据广东省教育厅就业指导中心调查,2018年广东省高校毕业生预计有57.14万人,比2017年增加了1.15万人,增幅为2.05%,其中研究生3.10万人,本科生26.33万人,专科生27.72万人,预计全国将有超过80万高校毕业生在粤求职就业。

同样一份来自校园招聘?#25945;?#26791;桐果的《2018年中国毕业生就业报告》显示,在2018年毕业生最青睐的就业城市中,排名前6位的城市分别是?#26412;?#19978;海、武汉、深圳、南京、广州。广东在至少27所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去向中位列全国各省份前三。

在胡刚看来,近年来广东高校毕业生人数逐年上升已经成为了常态,而这些优质毕业生往往会成为当地就业、落户的后备新生力量。从就业去向看,广东仍是就业“高地”。

产业转型后劲足

支撑广东人口涌入、人才汇集的动力是什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当前珠三角九市引才落户的政策主要集中在放宽落户限制、提供人才奖补与打造创新创业环境等三个方面。

在人才奖补方面,广州2017年就出台了《广州市高层次人才服务保障方案》,提出为在广州工作的?#24403;?#23572;奖获得者、院士等顶尖人才可获1000万元住房补贴。

佛山也在《佛山市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实施意见》中提出,对新引进人才最高级别每人400万?#24067;也?#36148;;硕士、本科生每人每年分别给予9000、6000元租房补贴等。

珠海则在2018年发布了“珠海英才计划?#20445;?#39030;尖人才享受600万元、一类人才享受200万元、二类人才享受140万元、三类人才享受100万元住房补贴,更是在全国首创给人才赠送50%房产的做法。

2019年,各市针对人才落户纷纷提出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先是广州在1?#36335;?#20986;台了“1+1+3”新一轮迁入户政策,放宽引进人才入户的年龄限制,学士、硕士和博士分别从35、40、45周岁调整到40、45、50周岁;深圳也在今年实现大学毕业生引进“秒批”的基础上,将“秒批”拓展到在职人才引进、留学回国人员引进、博士后入户及其配偶?#20248;?#38543;迁。

而东莞除了在加大人才奖补力度外,还注重在营造良好的创新创业环?#25104;?#21457;力。东莞在2018年提出“十百千万百万”人才工程行动方案,计划用3年时间引进10个国际一流水平的战略科学家团队,选拔100名博士专业人才进入党政机关?#25512;?#20107;业单位,引进培养1000名重点领域的领军人才,引进培养10000名硕士研究生以上学历和中级以?#29616;?#31216;的创新人才,推动100万人提升学历技能素?#30465;?/p>

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广东人口涌入、人才汇集最根本的还?#24378;?#24191;东的产业基础和经济实力。

他认为,从短期看,降低落户?#20598;?#21644;提供生活奖补的确能够吸引人才落户,但从长期看,随着国家逐渐放宽落户限制、各城市纷推人才奖补政策,广东最终还是要靠经济发展的后劲留住人才。

胡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广东的发展后劲来自于产业转型升级。“广东正在从工业化时代向后工业化时代转化,要从依?#20302;?#22320;、廉价?#25237;?#21147;要素向依赖人才、创新转变,只要广东产业转型升级顺利,就不愁有吸引力的就业岗位。”

广东的产业转型发展后劲正逐渐增强。数据显示,2018年,广东现代服务业增加值占服务业比重提高至63.9%,先进制造业、高?#38469;?#21046;造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比重分别提高至56.4%、31.5%。

林江还认为,除了产业基础和经济实力外,公共服务能力也是吸引人才留下来的重要因素。“如今很多人才尤其是高端人才选择落户城市时,首先把医疗、教育、交通等公共服务当作首要考察的因素。”林江说。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湖北30选5中几个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