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中弘股份資管計劃踩雷定增拷問:應如何設定風控尺度

2018年10月1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辛繼召  

中弘股份(000979.SZ)或將退市,但參與定增計劃資管產品的故事還在繼續。10月18日,深交所發布公告稱,已啟動中弘股份股票終止上市程序,將自公司股票停牌起

中弘股份(000979.SZ)或將退市,但參與定增計劃資管產品的故事還在繼續。

10月18日,深交所發布公告稱,已啟動中弘股份股票終止上市程序,將自公司股票停牌起十五個交易日內作出公司股票是否終止上市的決定。中弘股份公告稱,該公司股票已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價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將自10月19日開市起停牌。

當日,中弘股份收報0.74元/股,全天跌停,自今年2月復牌以來股價下跌61.86%。按照相關規定,如果連續20個交易日股價低于1元/股,交易所有權終止其上市交易。

招商財富、齊魯資管、國都證券等公司發行的多只資管計劃,先后踩雷中弘定增造成巨額虧損,部分資管計劃甚至巨虧50%以上。

雖然資管計劃約定買者自負,但市場追問的是,為何資管計劃會集中踩雷?業內人士認為,私募和部分券商內控不足。

截至10月18日收盤,A股有中弘股份、金亞科技、*ST海潤和*ST銳電四只股票的股價已經跌至1元以下,成為“仙股”,其中*ST銳電收盤報0.99元,是當日新進的一只“仙股”。另有67只股票價格低于2元。

苦澀的套現

今年9月27日,中弘股份公告,公司股東“招商財富-招商銀行-增富1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簡稱“招商增富1號”),于3月27日-6月28日期間,通過集中競價、大宗交易等方式累計減持公司股份1.68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減持均價為1.147元/股。通過此次減持,招商增富1號套現約1.93億元。此次公告顯示,未來六個月內,招商增富1號擬減持不超中弘股份總股本6%的股份。

這一次苦澀的套現,實為“割肉”。

回溯到2016年4月19日,招商基金子公司招商財富管理的“招商增富1號”資管計劃,以19.5億元參與中弘股份定增項目,持股比例11.54%。以獲配股數與獲配金額計算,招商財富參與定增價格為2.82元,后經過2次分紅除權,招商財富持股增至9.674億股,每股成本降為2元。

但不到兩年時間,中弘股份爆發債務危機。2018年1月,中弘股份公告稱,控股股東中弘卓業對外提供2億元債務本金及利息1350萬元擔保逾期,中弘卓業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凍結。此后,又數次被司法輪候凍結。

隨后,多只資管計劃開始減持中弘股份。但由于持股份額較大,招商增富1號套現1.93億元后,仍持有8億股。而相較于兩年前的定增價格,該資管計劃虧損超過50%。

還有其他數只資管計劃牽涉其中。9月19日,中弘股份公告稱,公司股東“齊魯證券資管-興業銀行-齊魯碧辰8號定增集合資產管理計劃”(簡稱“齊魯碧辰8號”)在3月19日-6月21日,通過集中競價等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6780萬股,減持均價1.322元/股。此次減持共套現約2.22億元,減持后,齊魯碧辰8號仍持有中弘股份0.66%股份。

拷問管理人內控

從參與定增到遭遇退市,資管計劃該如何處置?

“這種情況很罕見,公司一般不會有明文規定。”一位基金公司人士表示,一般先是在二級市場賣掉,但劣后級投資人可能損失慘重。

該人士表示,此類資管計劃的資金一般來自銀行的私人銀行或理財資金池。問題在于,市場上那么多項目非要去碰這類風險高的股票,投資這類資本市場此前已有所警惕甚至面臨退市風險的股票,風控尺度有過大的嫌疑。

一位券商人士坦言,中弘要退市,資管計劃的麻煩才剛來。招商財富、國都證券和齊魯資管的資管計劃出現虧損,而中弘股份擔保的資產不足以覆蓋。“如果中弘股份退市,參與定增的資管計劃管理人除了安撫投資人,也沒什么好的辦法。”

該券商人士表示,一般來說,公司市值跌到幾十億元,“殼”的價值就體現出來了,股價再次大跌的概率就比較低了。但中弘股份背負幾十億元巨額債務,“很難依靠自己再翻身,如果買殼成本太高,投資人也覺得沒意義。”

根據財報,中弘股份今年上半年凈利潤虧損13.26億元,同比大降4625.39%。三季報業績預告顯示,中弘股份業績虧損幅度仍在擴大,預計公司今年1-9月凈利潤虧損21億元。

資管計劃違約增多

上述券商人士認為,資管計劃違約投資人的成本都可能大幅虧損,因為資管計劃類似于信用貸,無抵押,但很多機構將這種高風險產品按照低風險銷售。

“小投資者拼單購買資管計劃,并不是秘密。”他直言道。

此類資管計劃違約,在資本市場并不鮮見。9月28日,神州長城(00018.SZ)公告,公司截至9月12日累計逾期債務本息合計16.78億元,其中大同證券作為債權人的三項貸款本金逾期,逾期金額合計1.34億元。大同證券卷入神州長城此次逾期風波的是三個資管計劃,分別是同吉57號、同吉58號和同吉59號。這三個計劃分別于今年6月23日、7月10日和8月24日到期,但到期后以延期方式處理。

這并非大同證券資管計劃首次爆雷。大同證券官網公告顯示,公司作為管理人發行“同吉9號”及“同吉10號”資管計劃,通過“中海匯譽2016-93龍力生物流動資金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第1期和第2期信托單位,向龍力生物發放信托貸款共計22656萬元。2017年12月7日,上述信托計劃第1期份額到期后發生逾期,逾期本金13759萬元。

今年6月,大同證券多只資管計劃發布風險提示公告。截至6月29日,同吉系列的六只資管計劃,均未收到上市公司應付2018年第二季度分紅款項,融資方涉及上市公司東方金鈺、凱迪生態等。

(記者郵箱:[email protected]

(編輯:馬春園)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湖北30选5中几个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