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地方紓困股權質押風險樣本: 東方園林實控人擬引國資系戰投

2018年10月1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何曉晴  

除了以股份受讓的方式引入國資戰略投資者以外,公司債轉股引進國資戰投的進程也在推進當中。

國資“紓困”上市公司股權質押風險再添一例。

10月18日早間,東方園林(002310.SZ)公告稱,目前實際控制人何巧女及一致行動人唐凱整體質押風險可控,擬采取多種有效措施保障質押安全。控股股東擬出讓占東方園林總股本不低于10%的股權,轉讓股權所籌集資金將用于歸還股票質押融資,以大幅降低控股股東股權質押率。

公告表明,公司實際控制人已與相關央企、地方國資進行了多輪談判。鑒于中國生態環保事業有非常大的行業空間,在河流治理等生態修復領域及工業危廢處置領域,公司將與國有資本展開全面合作,優勢互補。

當天,公司表示,本次新吸納綜合性戰略股東的決策以符合上市公司利益為原則,控股股東將由此獲得大量資金,降低股權質押風險。公司有望從中獲得大量項目機遇和當地政府財稅政策支持。相信此次引入國資,將為上市公司業務發展帶來直接實質性支持。

與此同時,有消息稱,北京證監局于10月16日召開東方園林23名債權人協商會議,建議各債權人暫不采取強制平倉、司法凍結等措施,避免債務風險惡化影響公司穩定經營。

“是的,我們也看到了這份文件。此舉是北京證監局傳達和落實會里精神召集的會議,支持一些優秀的上市民企繼續發展壯大,避免股權質押風險擴散。之前,北京證監局還來公司對大股東股權質押情況進行了摸底調查。”當天,東方園林證券部一位工作人員對此表示。

全力保障資金安全

前述證券部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公司已針對各種情況做了應對方案,全力保障資金安全。迄今,公司債務及現金流狀況都在可控范圍內,實際控制人質押股權沒有平倉風險。

另據其18日早間的公告中透露,公司控股股東何巧女及其一致行動人持股13.43億股,占公司股份總額的50.07%。截至2018年10月17日,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共質押股份11.13億股,占其持股比例超過八成,達82.88%。

不過,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在公司互動平臺上,有投資人對此提出疑問稱,“根據報告顯示,董事長夫婦及其他高管質押平倉線都在9.00元-9.43元一線。目前公司股價早已經跌破平倉線。更何況,還有很大一部分質押平倉線是12.4元左右。”

對此,公司回應稱,大股東質押可以通過補充保證金、補充質押、和質押權人協商等方式保障質押安全。大股東為確保進一步降低質押風險,已提前布局增加了多種方式籌集資金,并取得很大進展。

記者查詢發現,8月30日,東方園林公告表明,彼時,何巧女在中信證券質押的2380萬股到期解押后,又在其他券商處進行了補充質押。

隨即,何巧女還分別在華創證券、恒泰證券、安信證券、五礦證券、華福證券5家券商進行了補充質押,共計涉及股份數量3020.3153萬股,占其本人持股比例為2.71%。

此外,唐凱也分別在中海信托和東興證券分別補充質押了3722.0106萬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為18.13%。截至公告日,何巧女和唐凱累計質押股份數量為8.39億股,占兩人持股總數的63.70%。

不過,對比前后兩組股權質押數據可以發現,自8月30日至10月17日期間,隨著公司股價持續下跌,股權質押市值進一步縮水,何巧女和唐凱又新增補充質押股份2.74億股。

引戰投與“債轉股”并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的上述北京證監局下發的建議函顯示,包括上述股權質押方在內,何巧女和唐凱股權質押涉及的債權人多達28家,除了上述7家機構以外,還包括第一創業證券、國海證券、銀河證券、銀河金匯資管公司、中信建投證券、中信證券、山西證券、平安證券、江海證券、東北證券、華龍證券、中天證券、浦發銀行、上海銀行、招商銀行、東莞農商行、民生銀行、渤海銀行、紹興銀行、光大銀行以及云南信托等機構。

會上,東方園林控股股東表達了積極還款的意愿并提出了具體的償債計劃,絕大多數債權人表達了支持公司穩定發展的意愿,并表示會審慎處置控股股東所質押的股份。

據上述證券部工作人員透露,除了以股份受讓的方式引入國資戰略投資者以外,公司債轉股引進國資戰投的進程也在推進當中。

“在危廢領域,公司已與農銀金融資產投資有限公司(下稱農銀投資)達成戰略合作協議。雙方簽署的是市場化債轉股合作,以現金注入模式,未來將以不超過30億元的出資獲得當前公司14個在運行危廢項目的不超過49%股權。項目立項已經完成了。目前,農銀投資已經對合作標的正在進行盡職調查,最終落地時間應該不會很久。”該人士稱。

對此,蘭度基金總經理張波認為,東方園林所處在的行業屬于政策突然收緊轉向的PPP行業。“這對資金密集型、高杠桿型企業來說影響很大。如果政策不提供流動性的話,包括行業龍頭恐怕都撐不下去。因此,監管層引導帶有一定的示范效應。畢竟這樣的龍頭企業并不是把資金投向了房地產,而是投向了主業。主要是前幾年貨幣政策寬松的情況下,很多都加杠桿擴張發展業務 。”

上述證券部工作人員也稱,PPP模式的問題在于,如果利潤不能覆蓋投資,公司會有現金流問題。但只要貸到款,風險就不大。主要因為目前公司做的PPP項目都是剛需工程,在保證業務不出危險的情況下,可以盡可能發展這類業務。比如黑臭水體治理肯定是要做的,不做PPP也要做EPC,因為EPC財政口管理特別嚴,杜絕隱性債務,政府的付款條件變得非常好,或者做成專項債形式,前景依然很光明。預計未來總量不會少,只是商業模式占比會發生轉變。

另據其透露,目前,公司已在江西萍鄉市麻山生態新區人居環境建設等多個PPP項目中,與中國PPP基金開展了投資合作,涉及項目總投資金額約132億元。其中,中國PPP基金投資金額約10億元。此外,公司與中國PPP基金正在就公司部分此前已中標或即將參與投標的PPP項目合作事宜進行了溝通磋商。

(編輯:巫燕玲)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湖北30选5中几个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