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國產衛星通信落地5個月: “天通一號”規模瓶頸待破

2018年10月1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寶亮  

目前,國內衛星通信系統產業鏈正在不斷成熟,但處于商用前期的天通一號產業鏈,仍在等待一個實現“規模化”的突破口。

正式商用5個月之后,國內首個自主研發的衛星移動通信系統——天通一號在中國電信各省陸續開始落地。

2018年5月,中國電信正式發布天通一號專用號段“1740”,并在青海省首先正式商用。其后,天翼電信終端公司,以及中國電信黑龍江、福建、湖北、廣東、陜西等省份陸續發布天通一號的手機、車載終端招標公告。

其中,天翼電信終端公司在2018年5月啟動10萬臺天通手機招標,招標總額4億元。此次招標吸引了大量媒體、投資機構關注,被視為推動國產衛星通信產業鏈的重要舉措。

在衛星應用的三大領域中,中國最先在上世紀九十年代自研北斗系統,填補了導航定位領域的空白。目前,在中國2550億的導航定位市場中,北斗對產業核心產值的貢獻率已經達到了80%。

2016年,中國又于8月、12月先后發射了首顆自主研發的移動通信衛星“天通一號01星”,以及中國首個完全自主研發的高精度遙感衛星系統“高景一號01、02星”,補齊了通信衛星、遙感衛星的空白。

如今,天通一號已正式商用。但或許,中國的衛星通信產業鏈需要像北斗一樣經歷十多年的市場化歷程才能逐漸走向成熟。

天通一號落地

在天通一號之前,由于缺少自主衛星通信系統,中國海洋安全、森林安全、應急通信、搶險救災等多個戰略部署均需要依賴國際合作落地,全面受制于人。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移動通信系統全面癱瘓,只能依靠空投進去的海事衛星電話支持抗震救災,自主衛星通信系統才開始被提升日程。

現在,除了運行在地球同步軌道的天通一號衛星系統之外,航天科技集團規劃的“鴻雁星座”系統也將在年內發射首顆實驗星,這一星座計劃將由300顆運行在低軌道的小衛星組成,預計在2023年完成系統一期建設。

根據方正證券預測,國內諸多領域存在衛星通信需求,全國50多萬名護林員需要人手一臺、1500多萬名戶外探險用戶的需求量可以達到75萬臺、減震救災的應急指揮體系需要在全國鄉鎮中配備40多萬臺終端,此外還有近30萬艘漁船需要配備衛星終端,僅上述民用市場需求就接近200萬臺市場。除此之外,還有大量的軍方市場需求。

但目前,中國只有8-10萬衛星通信用戶,為應急通信、海洋通信群體,主要使用海事衛星、銥星等終端。對于天通一號產業鏈而言,第一個目標市場就是向這些用戶提供一個替代方案。相比于海事衛星1.8元/分鐘的通話費,天通一號的通話費約1.4-1.6元/分鐘,資費略低。

目前,在中國電信的10萬臺天通手機招標項目中,其中5萬臺支持衛星+移動通信的雙模手機,由大唐永盛、中興物聯、海格通信三家公司中標,每臺手機報價分別為3300元、3900元、4500元。而另外5萬臺支持衛星通信的單模手機因投標人不足3家,作流標處理。

但是,“實際上,電信這個是框架協議,雖然招標5萬臺,但實際采購量不到1000臺”,兩位接觸此次招標的業內人士向記者介紹,“現在天通手機的成本很高,按照這個價格賣的話,都要虧損。”

目前,一部天通手機售價比海事衛星高出約7000元,在這一差價面前,0.2-0.4元/分鐘的話費優惠并沒有吸引力。

規模瓶頸

“現在,天通剛剛起步,各種終端產品的需求量都不大。沒有規模,成本就居高不下。”上述人士介紹,“一臺天通手機的成本,比海事衛星、銥星的要貴很多。”

根據京東、天貓數據,在國內銷售的海事衛星手機售價約5000-5800元/臺,銥星手機約7000-8000元/臺,而幾款支持天通一號的手機則標價12000-14000元/臺,售價遠高于兩款國際主流衛星電話。

“天通一號的衛星模塊,只有中國電科、華力創通兩家公司生產,現在市場規模太小,模塊價格很高。”一位手機廠商人士向記者介紹,“受限于產量,衛星模塊是目前終端最主要的成本。”以知名三防手機AGM為例,其最新發布的AGM X3,普通版售價為4999元,而增加了天通衛星功能的X3手機,售價則達到了14999元。

“最主要的限制就是規模,如果有5萬臺的出貨量,我們立刻就能把價格做到很低,甚至比中國電信的招標價還要低。”上述廠商人士介紹,“但現在,雖然大家都知道未來肯定會有比這大得多的市場,但在市場初期,沒有誰愿意賠錢補貼市場。”

“除此之外,目前天通一號終端還處于測試階段,部分地區天通衛星系統與地面移動通信網絡還沒有完全打通,工信部也沒有正式發布天通手機的入網許可證,目前在售的天通手機都是以4G手機入網的。”

這一情形與2011年左右的北斗產業鏈十分相似。當時,北斗產業剛剛開始在民用市場起步,北斗定位終端的價格比同類GPS終端的價格高出數百元,與成熟的GPS產業相比毫無競爭力。

但2011年之后,交通部在全國多省市“兩客一危”運輸車中推廣北斗定位系統,至2013年,全國旅游包車、長途專線客車、危險化學品運輸車以及應急保障車、重載普貨車等近15萬輛重點運營車輛上安裝了北斗終端。北斗產業鏈的成本迅速下降,且吸引了大量企業進入北斗產業鏈,手機芯片企業也開始研發同時兼容GPS、北斗的手機芯片。截至2017年底,包括智能手機在內支持北斗的終端產品已經接近5億臺。

目前,國內衛星通信系統產業鏈正在不斷成熟,但處于商用前期的天通一號產業鏈,仍在等待一個實現“規模化”的突破口。(編輯:張偉賢)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湖北30选5中几个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