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新銳導演爭奪戰:互聯網與傳統影視巨頭對撼

2018年10月1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賀泓源  

對于行業潛力股的爭奪大戰一觸即發。包括北京電影學院、中國傳媒大學在內的多位教授均向記者感慨,學生們遇到了好時候,他們也坦承新形勢下傳統影業公司“壓力很大”。

行業進入退燒期,各影業巨頭紛紛蟄伏。巨頭們在下一個春天大放異彩的關鍵是,爭奪到新鮮血液。

10月中旬,在平遙國際電影展中,有一線明星團隊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其專程趕赴平遙,就是為了尋找好項目,“特別是看看新導演”。

前述經紀人的想法有著客觀依據,從票房上看,新導演勢頭確實很好。新興導演文牧野作品《我不是藥神》票房突破30億元,并獲得多項大獎,《摩登時代》、《催眠大師》等新導演作品,亦均獲得票房、口碑雙豐收。值得一提的是,前述作品均由知名演員、導演徐崢參與監制。

良好勢頭下,巨頭已聞風而動。同屬騰訊系的企鵝影視、騰訊影業分別推出青夢導演扶持計劃、NEXT IDEA青年編劇大賽,華誼兄弟連續推出六季“H計劃”,萬達影視有菁英計劃,博納影業支持的 “新青年制造”項目創投穩步推進中。

對于行業潛力股的爭奪大戰一觸即發。包括北京電影學院、中國傳媒大學在內的多位教授均向記者感慨,學生們遇到了好時候,他們也坦承新形勢下傳統影業公司“壓力很大”。

在9月的專訪中,企鵝影視副總裁常斌表示,企鵝影視吸引新導演的優勢在于,平臺(渠道)與青夢計劃的模式創新。“讓(知名)監制和青年導演共同面對互聯網用戶。”前述經紀人則表示,傳統影業公司經驗及資源累積,都是加分項。

“術業有專攻,互聯網公司和純做影視創作的人,在專業方向上,還是有非常大差別,我們不會特別直接去幫助新導演。”愛奇藝電影版權合作中心總經理宋佳如此分析。愛奇藝與優酷并未直接布局新導演項目,愛奇藝多采用與專業機構合作,優酷則是扶持UPGC。

在平遙國際電影展上,身兼數職的徐崢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合作更多還是指向項目,其次才是背景和其他的資源。“跟人合作對了,有的時候資源也會向好的項目靠攏。”

新銳導演爭奪戰

在新銳導演爭奪戰中,企鵝影視無疑下了重注。9月下旬,企鵝影視青夢導演扶持計劃公布扶持名單,今年入選13部扶持作品,同時,單片扶持資金已由去年的300萬元/部提升至最高400萬元/部。陳嘉上、高群書、白一驄等業內大佬均加入監制團為扶持導演護航。

此外,騰訊視頻還推出了全新的網絡電影付費分成方案,“參投合作項目”保障合作方優先回本,并且合作方回本后,可以繼續按照投資比例與平臺方進行分成。對于新的成片合作,所有影片不論級別,合作方的分成比例最高可達到100%,平臺不再設置分賬比例,影片的最終收益只與播出效果有關。

常斌向記者透露,合作模式采用“一事一議”,在青夢計劃中,騰訊投資比例各有不同。他亦坦承,企鵝影視有著與被扶持導演“長遠合作”的期待,但得看雙方意見,且在第一次合作中,不會有相關要求。“我們還是相對比較方向性的,希望建立長遠合作的這么一個愿景。但是從現在看,都沒有進入所謂綁定,經紀(約)這種都談不上。”常斌說。

萬達影視“菁英+”戰略發起于2017年,致力于發掘和培養影視行業內各專業人才,包括導演、編劇、攝影、燈光、美術等。9月,萬達方面推出了“未來大師工作坊”編劇計劃,直接表示將簽約1名編劇,孵化1個全概念IP,深耕2個具有商業價值的劇本。

華誼兄弟第六季“H計劃”亦穩步推進中,除了田羽生,另外還有《陰陽師》導演李蔚然,青年導演潘安子等也將帶來新作品。9月,博納影業“新青年制造”項目評選出了5個創投獎項。

對于眾巨頭蜂擁爭奪新主創,有院線上市公司高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主要還是我國觀影市場越發理性,品牌和類型對最終票房的作用越來越小,內容和口碑成為票房的唯一保障。他還認為,電影市場依舊廣闊,可以保持兩位數增長,且經過3-5年調整期,未來會更好。“中國電影市場主要靠國產片。同時,與發達國家相比,在觀影人次等指標上,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另一頭,巨頭的選擇也有著明顯偏向。青年導演黃梓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他與各家公司均有所接觸,但感覺各家對玄幻、懸疑等主題更感興趣。他憑借作品《慕伶,一鳴,偉明》獲得2018年平遙國際影展WIP最佳導演。

巨頭再定位

對于各家爭奪電影新主創這一狀況,中國影協理論評論委員會理事、《看電影》雜志主編阿郎有著自己的看法,他認為,這一局面不一定健康。

阿郎指出,以導演為例,巨頭對新導演的選擇更多基于第一部作品后。但導演的第一步作品,對個人成長來說,顯得更為重要,但各家在這一方面支持有所欠缺。同時,簽約巨頭后,導演們就不得不落入證明自己的局面,這不利于創作本身。“從商業邏輯來說,可以理解,但從創作者(所需要的耐心環境)來講,兩者存在沖突。”阿郎認為,資助新導演,最好是國家行為。

拋開藝術環境,在當下節點新導演對于巨頭的具體選擇成為焦點。傳統影業公司有著行業資源、經驗優勢,互聯網巨頭長于資金和渠道。

宋佳并不諱言,愛奇藝在影視制作上并無優勢。“是可以給導演資金支持,但沒辦法控制制片管理的階段,沒辦法控制(知名)監制到底給了(導演)多少幫助,作為互聯網公司,我們是沒有能力去做這方面的工作的。”她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宋佳亦透露,愛奇藝將有新的新人推送計劃,透過中間機構、采取其他形式均有可能,目前,尚在籌備中,處于保密階段。

前述經紀人表示,傳統影業巨頭優勢仍存,在整個制片效率上還是有優勢。信達證券研報顯示,2017年,萬達影視以147.00億元總票房穩居制作公司第一,隨后是中影集團 (107.05億元)、博納影業(87.60億元),傳統巨頭包攬前三名。

萬達影視亦在“菁英+”戰略招募計劃中表示,萬達電影擁有超過萬塊的放映屏幕,票房收入、市場份額、觀影人次,均連續九年位列全國第一,以終端優勢作為賣點。

但從長期看,互聯網平臺似乎將走強,這也將影響新主創們的選擇。業內共識是,在內容行業微笑曲線中,IP(創意策劃)、渠道(宣發)分列價值鏈最高的兩端,影視公司所代表的內容是生產,處于價值鏈底部,且隨著時間推進,兩端越發走強。

英皇電影前行政總裁利雅博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承,傳統影業正在逐步轉型中,但并未找到非常明確的道路,一定程度上這會影響年輕人的選擇。但他亦強調,被改變的更多是制作方,對于內容制作本身只會越來越好。“我們必須要跟著整個時代去改變,對于現在的年輕人來說,真的很幸福。”

巨頭爭奪戰仍在持續,這對當下擁有電影夢的青年人來說,其實有利有弊。有山西籍青年導演告訴記者,他并未感受到自己被爭奪,但他準備回北京再嘗試下。“可能山西還是沒有這么多資源,也正準備和各家多接觸。”(編輯:賈紅輝)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湖北30选5中几个数字